搜尋專文:

打太多疫苗會使免疫系統無法負荷? 作者:李秉穎 醫師

為了在兒童同時完成不同疫苗的接種,目前已經有多合一的混合疫苗 (combination vaccine) 出現,有些醫師也常常會提出質疑,人體一次面對這麼多種疫苗的刺激,是否可以承受得了?也有醫界人士對於疫苗抱持另一種懷疑的態度,他們認為用人為的方式去改變我們的免疫系統,是違乎自然而可能會導致不可預測的後果。

事實上,我們的免疫系統每天都在面對不同的外來抗原。學者專家們都已經確認多種疫苗的刺激並不會造成免疫系統的過度負擔,同時接種多種疫苗也不會對免疫系統造成傷害。多合一混合疫苗的上市,都必須經過研究證實人體的免疫系統確實可以對於各種疫苗的成份都產生充分的免疫反應,所以我們不必擔心抗體反應不足的情形。

用人為的疫苗去預防疾病,當然是違反自然,但是幾乎所有的醫療行為都是違反自然的。醫學界發展出抗生素等違反自然的藥劑去對抗細菌感染、用各種外科手術去與自然發生的疾病搏鬥,其結果是醫學減少了人類的苦痛、延長了人類的壽命。當然,在物競天擇的原則之下,自然界也會不停地調適,所以我們會看到抗藥性細菌的出現,也會看到病毒突變而穿透我們免疫系統本有的防禦網。例如,大規模接種 B 型肝炎疫苗以後,我們發現 B 型肝炎病毒會發生突變,其中有一些就導致疫苗的保護失效。但是這種突變的發生率很低,目前我們還不需要製造新的疫苗去應付這些少數的病毒突變,而大規模的 B 型肝炎疫苗注射,已經使國內兒童的慢性帶原率下降到百分之一左右、使得國內兒童的肝癌發生率明顯下降,各種不同的疫苗在事實上已經挽救了很多、很多生命。

 

疫苗的同時接種與延遲接種 作者:李秉穎 醫師

當小孩沒有按照規定接種疫苗的時候,常常會遇到二種疫苗是否能夠同時接種的問題。一般都使用一些通用的原則來概括這些情形,這包括了以下各點:

• 不同的非活性疫苗,可以同時接種。但是有一個例外,就是我們擔心日本腦炎疫苗對於神經系統的過敏性副作用,所以國內規定這種疫苗不要和會增強免疫反應的DTP疫苗同時接種,它們應該間隔一個月以上接種。

• 活性減毒疫苗:可以同時接種,如果不能同時接種的話,則至少要間隔一個月以上。

• 非活性疫苗與活性減毒疫苗:可以同時接種。例外:黃熱病與霍亂疫苗。

如果疫苗接種的時間拖得太久,就會發生需要補打幾次的問題。這類問題與同時接種一樣,通常沒有具體的研究數據可做參考。國內的建議是,在一般的情形下,可以把未接種的疫苗次數補完即可。但是如果第一劑與第二劑的間隔時間超過六個月以上,最好重新由第一劑開始接種。

 

六個月至一歲嬰兒與老人接種流感疫苗的考量 作者:李秉穎 醫師

流感在兒童的發生率高於成人與老人,但是其併發症與死亡率卻以 65 歲以上的老年人最高。根據美國的估計,每年每十萬 65 歲以上老年人,會有 200 至 1000 位因為流感而住院。老年人與一些慢性疾病的病患對於流感的抗體反應比較差,但是因為他們比較容易發生併發症,尤其是肺炎等危及生命的情形,所以 65 歲以上的老年人是第一優先考慮接種疫苗的對象,而流感疫苗對於他們也確實可以有明顯減少併發症與死亡的效果。

一般健康兒童在得到流感以後,其不適症狀會比一般感冒厲害,但是大多可以完全康復,例外的是年齡很小的幼兒。美國的預防接種諮詢委員會正在考慮將流感疫苗列為幼童的常規接種項目之一。六個月以下嬰兒對於流感疫苗的抗體反應不佳,所以不適於接種這種疫苗。對於六個月到一歲之間的嬰兒,則可以接種疫苗。

 

Chickenpox party 作者:呂俊毅 醫師

如果在家裡開 party 叫轟趴, chickenpox party 就是水痘趴了。

很多阿媽都知道水痘趴,就是當有別人家的小孩得水痘了,趕快把自己的小孩帶去跟他一起玩,故意讓自己的小孩得水痘。自古人們就知道,水痘感染會產生免疫力,得過一次就不會再得第二次。所以這種水痘趴,存在的時間已經很久。最近這種水痘趴在國外有捲土重來的趨勢。

水痘 (chickenpox) 是一種病毒感染,感染者可能會發燒,同時身上會出現水泡,奇癢無比。通常年紀越大的人得到水痘,症狀越嚴重。絕大部分水痘患者都會在 7-10 後自然痊癒。少部分患者會有肺炎或腦炎的併發症,其中有極少數感染者會死亡。水痘疫苗由減毒的水痘病毒製成,保護效果大於 90% 。現在水痘疫苗在台灣已經是全面公費施打的疫苗,寶寶一歲三個月的時候接受一劑。美國的小孩比我們多打一劑,他們在 3-4 歲的時候,要再打第二劑的水痘疫苗。

自從有了水痘疫苗以後,水痘感染減少了大約 90% 以上,水痘趴也逐漸消失了。然而,總有一些人看法跟別人不一樣,他們認為,打水痘疫苗會對小孩的身體造成不好的影響、自然感染的免疫力較持久、更有少數人相信醫生建議小朋友打疫苗只是想圖利廠商,家長花錢打水痘疫苗只是當冤大頭。所以,他們不打水痘疫苗,他們選擇帶小孩參加水痘趴,故意讓自己的小孩得水痘。如果你 google 一下 chickenpox party ,你可以找到許多相關的資訊,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在尋找長水痘的小孩,好來辦一場水痘趴。連維基百科都有這個題目 : Pox party

我認為科學數據告訴我們水痘疫苗是安全的,歷史上有關各種疫苗引起自閉症等等的質疑,可以說都已經被科學研究推翻,家長們基於莫名的恐懼感而拒打水痘疫苗並不恰當。水痘疫苗也是確定有效的,就算少部分打過疫苗的人會得水痘,但是症狀都很輕微,不會出現併發症。這就是水痘疫苗的效果,不一定可以 100% 預防所有的水痘,卻可以預防嚴重的水痘與併發症。 故意讓小孩得水痘除了會讓小孩不舒服,還冒著讓小孩得到肺炎與腦炎的風險,彷彿拿小孩的健康下賭注。 如果懷孕的媽媽得到水痘,還有可能引起寶寶先天的畸形。

再說,如果有機會,你願意帶小孩參加 SARS 趴或者禽流感趴嗎 ?

 

漏打疫苗? 作者:呂俊毅 醫師

自從 200 多年前珍納 (Edward Jenner) 醫師觀察到擠牛奶的女工只要得過牛痘,就不會再感染天花。並在 1796 年以他自己的兒子試驗牛痘疫苗獲得成功以來,人類藉由疫苗的使用已經大大改善健康,我們的下一代也因此可以更健康地長大。今天,處在一個醫療科技快速進步的時代,新型疫苗的種類越來越多。為了讓同樣時間內可以施打更多疫苗,許多混合疫苗也因此應運而生。同時,許多問題也接踵而來。不同疫苗可不可以同時施打?一旦漏打是否一定要補打?又該如何補打?小孩子如果生病不能打疫苗,疫苗注射最遲可以拖多久?不同的混合疫苗,例如三合一、四合一、五合一及六合一之間如何轉換?不同廠牌的疫苗之間又可以互相替代嗎?這些問題其實都值得進一步探討。

疫苗有一定的注射時程,漏幾劑就補給劑

每種疫苗都有一定的打法。大部分疫苗的效果都沒有好到打一劑就可以產生足夠的免疫力,而且小嬰兒的免疫力也還不太成熟,單一次注射往往不足以產生足夠的免疫反應。典型的預防注射包括連續若干劑的「基礎注射」,然後一段時間以後再給予一劑「追加注射」。例如,三合一疫苗就是在寶寶 2, 4, 6 個月大時分別給予一劑基礎注射,到了 1 歲半時再追加一劑。 B 型肝炎疫苗則是在剛出生與一個月大時給予一劑,到了六個月大時再追加一劑。不管是三合一疫苗、 B 型肝炎疫苗或其他任何一種疫苗,在正式上市使用以前,都經過一連串的臨床試驗,找到最安全有效的施打時程,然後才上市大量使用。所以,除非有特殊情況,照著正常的時程施打是最安全可靠的方法。不過,總有特殊情況會發生。例如施打的時間到了,小寶寶卻剛好感冒發燒,或者剛好到外地旅遊不方便打疫苗。或者有些糊塗的家長,忘記了寶寶打疫苗的時間。等到想起來的時候,或者小寶寶感冒發燒好了以後,已經錯過了施打疫苗的時間。這時該怎麼辦?一定要補打嗎?又該如何補打?
前面說過,所有疫苗都要打完一定的劑數才會有可靠的效果。所以一旦漏打了,除了少數的例外,原則是一定要補打。基本的補打原則是:漏幾劑就補打幾劑。例如,一個一歲的寶寶,他的三合一疫苗只打了兩劑,他的第三劑,也就是原本六個月大應該要打的那一劑,因為某種原因沒有打,那麼就是盡快給他補打一劑,等到他一歲半時再依正常的時程打第四劑就可以了。有時候,延誤的時間太久了,例如四個月以後應該打的疫苗,到了小學入學才發現都沒有打。這時補打要補打幾劑?四個月以前打的那些疫苗隔了 5-6 年或更久以後還有效嗎?這時有兩種做法,一種就還是一樣「漏幾劑就補給劑」,不管拖延的時間有多久。另一種則是全部重打,因為這個例子當中,四個月以前打的「基礎注射」疫苗可能因為時間久了已經失效,單單給予「追加注射」,無法產生足夠的抵抗力。對於這種非常特殊的情況,必須交由有經驗的小兒科醫師,依個案考慮如何補打最適合。
有時候,因為紀錄損毀或遺失,無法確定寶寶是否有打過某種疫苗,可以當作沒有打過,給予補打。大部分的疫苗,多打並無大礙。為確保效果,寧可多打也不要漏打。

部分疫苗補打的方式較特殊

有一部分疫苗,不同年齡有不同的打法,甚至於過了一定的年紀就可以不必打了。例如, B 型噬血桿菌 (Hib) 疫苗,標準的打法是 2,4,6 個月與一歲三個月大時分別打一劑,總共打四劑。如果六個月以上才開始打,則可以少打一劑,也就是總共打三劑,前兩劑間隔一到兩個月,第三劑在一歲三個月大時打。如果一歲以上才開始打,則可以總共只打兩劑,中間間隔兩個月。兩歲以上開始打,則總共只要打一劑。由於這種細菌感染很少發生在五歲以上的小孩,所以如果超過五歲,漏打的部分也可以不必打了。

混合疫苗可以互換嗎 ?

由於新疫苗種類越來越多,小寶寶挨針的次數也越來越多。為了減少小寶寶的疼痛與父母的不方便,混合疫苗便應運而生。目前市面上有三合一、四合一、五合一及六合一等等混合疫苗可供使用。所謂的三合一疫苗是指白喉、百日咳、破傷風三種疫苗的混合。四合一是三合一加上 B 型噬血桿菌疫苗。五合一則是再加上小兒麻痺疫苗。如果再把 B 型肝炎疫苗加進去,則稱為六合一疫苗。這些混合疫苗,因為含有的疫苗種類數目不同,所以不能隨便互換。例如五合一疫苗含有白喉、百日咳、破傷風、 B 型噬血桿菌、以及小兒麻痺五種疫苗。如果貿然換成四合一疫苗,就缺乏小兒麻痺疫苗的保護。如果有特殊原因一定要換,例如剛好五合一疫苗缺貨,一定只能用四合一或三合一,則一定要記得把少掉的疫苗補回去。例如用四合一再加口服小兒麻痺,或用三合一再加上 B 型噬血桿菌與口服小兒麻痺。如此才能保有對五種疾病完整的保護力。
反過來說,如果是由數目較少的混合疫苗換成數目較多的混合疫苗,則必須注意補打第一種疫苗所不包括的疫苗。例如兩個月大時打了一劑三合一疫苗和一劑口服小兒麻痺疫苗,後來四個月及六個月大時不管什麼原因換成五合一疫苗,則必須在八個月大時補打一劑 B 型噬血桿菌。因為第一劑三合一疫苗加口服小兒麻痺疫苗並不包括 B 型噬血桿菌疫苗,雖然四個月及六個月大打的五合一疫苗含有 B 型噬血桿菌疫苗,但是因為兩個月大時沒打,所以 B 型噬血桿菌疫苗的保護力是不完整的,必須再多打一劑才夠。
至於由不同藥廠製造,包括同樣種類的混合疫苗,例如 A 廠牌的五合一與 B 廠牌的五合一可不可以互換?雖然兩種產品都是針對相同疾病的疫苗,由於不同廠牌的疫苗成分或製作方法還是有些微的差距,所以一般的情況下並不建議如此交替使用。如果有特殊的情況一定要換廠牌,在效果與副作用應該也是可以接受,只是多了一點不確定性。

六合一疫苗的施打時程不同

傳統三合一與小兒麻痺疫苗是在小寶寶二、四、六個月大時分別打一劑。四合一或五合一疫苗也是一樣。其間的轉換只要注意前述的事項,應無太大的問題。六合一疫苗就不同了。六合一疫苗是五合一疫苗再加上 B 型肝炎疫苗。單獨的 B 型肝炎疫苗是在新生兒出生後的一周內施打第一劑,到了四個星期大時,施打第二劑,等到六個月大時,再打第三劑。把 B 型肝炎疫苗合?到五合一疫苗以後問題就來了:如果按照五合一的時程施打,也就是二、四、六個月大時分別打一劑, B 型肝炎疫苗的第二劑注射時間必須由一個月延後到兩個月,比正式的建議慢了一個月,可能會有太慢施打導致部份寶寶還來不及產生抗體就被 B 型肝炎病毒感染的危險。因此六合一的施打時程比較特別,第一劑提早到一個半月施打,一個半月是五合一疫苗可以施打的最小年紀。然後第二劑六合一疫苗是在三個月大施打,第三劑則是六個月大施打。六合一這種「 1. 5-3-6 個月」的施打時程與多年來大家所習慣的「一個月大打 B 肝、 2-4-6 個月打三合一」的時程明顯不同。好處是少了一次,家長免於頻繁的奔波,寶寶也少挨至少一針。將來新疫苗越來越多,可以讓寶寶不會面臨必須多跑好幾趟或一次必須打好幾針的困境。六合一這種「 1.5-3-6 個月」時程的壞處是整個注射時程改變很容易引起家長的混淆,不小心搞錯或忘記就怕導致注射效果不完全。而且傳統上小嬰兒第四周的回診除了打 B 肝疫苗,還要注意黃疸、大便卡篩檢、先天異常及生長評估等。將這些檢查延後到一個半月,有人擔心會稍微慢了一點。
總之,六合一疫苗的施打時程明顯和其他混合疫苗不同,雖然它的使用經研究證明是可行而且有效的,但是家長必須特別注意其施打的時程,尤其注意一個半月大的注射時間不宜有所耽擱。小寶寶如果有任何狀況,家長應該隨時諮詢小兒科醫師。

 

每年國外所建議的流感疫苗在台灣是否有效? 作者:李秉穎 醫師

每年世界衛生組織與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都會根據前幾年在全世界調查的資料,推測次年可能流行的病毒種類,而建議出疫苗的成份。最近幾年,因為一直有抗原亞型為 H1N1 與 H3N2 的兩種 A 型流感病毒的同時流行,所以疫苗的成分都包括了這兩種 A 型流感病毒與一種 B 型流感病毒。國內所使用的疫苗都是遵循這種建議製造出來,所以有人會懷疑這種疫苗不一定可以適用於台灣地區,也有人認為必須先將台灣的流行病毒種類做好分析工作,才能夠制定本地流感疫苗的政策。此外,最近發現的很多新型流感病毒都是出現於中國大陸,而台灣與大陸的往來頻繁,所以也有人認為國外所建議的疫苗,可能無法及時應付國內可能出現的新型病毒。

由 1979 至 1995 年間,預防醫學研究所總共收集了 313 株流感病毒,其中 214 株 (68%) 為 A 型, 99 株 (32%) 為 B 型。 A 型病毒之中, 102 株 (48%) 為 H1N1 亞型, 112 株 (52%) 為 H3N2 亞型,這些病毒的流行情形與全世界的情形是一致的。以病毒亞型而言,本土流行的病毒種類與國外所建議的疫苗種類並無不同。除了亞型的變化以外,流感病毒也會在亞型不變的前提下,發生抗原的些微突變,被稱之為抗原飄變 (antigenic drift) 。過去國外所建議的疫苗成份,與國內所見過的抗原飄變型式也大致吻合,其中當然會有些許的差異。這些抗原飄變所引起的病毒變異,如果未能反映在疫苗之中,則理論上可能會使得疫苗的效果降低。但是在國外的研究顯示,疫苗對於這種輕微的抗原變異,大多能夠保持相當的保護效果,尤其是所製造的疫苗能夠產生高效價抗體的時候。

但是,在世界上的其他地區也偶有新型病毒的發現,例如 1997 年在雪梨發現的 A 型流感病毒就是一例。此外,新型流感病毒的傳播是很快的。例如 1957 年出現的全世界流行病毒 (pandemic virus) - A/Japan/305/57(H2N2) ,在二月的時候出現於新加坡,六月就出現於美國的兩岸。 1968 年的另一株全世界流行病毒 - A/Hong Kong/68 (H3N2) ,七月出現於中國大陸東南部,十月就在美國出現。再以 1997 年中在雪梨出現的抗原飄變病毒株為例 - A/Sydney/5/97 (H3N2)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所發布的資料,從該年十二月開始,北半球就開始出現這種 A 型流感的流行,在 1998 年一月至二月的時候流行達到高峰。世界衛生組織公佈這些病毒的流行區域包括奧地利、加拿大、克羅埃西亞、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希臘、伊朗、以色列、義大利、日本、摩洛哥、俄羅斯、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國、南斯拉夫、捷克、埃及、香港、冰島、韓國、荷蘭、挪威、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沙烏地阿拉伯與台灣。可見在空中交通發達的現代,一旦有新的病毒出現,它就會很快地散佈到全世界各地,台灣不能例外,世界上其他國家也不能例外。在空中交通發達的現代,即使新型病毒出現在中國大陸,也可以預期它將在數月之內襲捲全世界。所以下一次全面流行,將是全世界的問題,所有國家都將需要快速地發展出新型疫苗以資應付。所以雖然沒有詳細的資料,但是我們對於流感所應該採取的疫苗與預防政策,與世界其他國家並無不同。

也有人認為國內過去沒有對流感作詳細的監視工作,所以罹病率、死亡率都沒有詳細的統計資料。而這種疫苗在國內也沒有使用的經驗,副作用與有效性的評估工作尚待進行,所以在流感的嚴重度與疫苗的有效性尚待評估之前,不宜貿然使用國外的流感疫苗。但是根據全世界的經驗,對於這種疫苗已經有很詳細的數據資料,我們還是可以參考這些經驗來制定我們的政策。美國估計他們每年會有兩萬人死於流感,我們的人口大約是美國的十分之一,所以可以推估我們每晚一年接種疫苗,就會多出兩千人因為沒有受到疫苗的保護而死亡,這還不包括病重住院與發生其他併發症的病例。

 

接種疫苗是保護兒童健康最有效的方法 作者:黃富源 醫師

在政府有計畫的推動下,臺灣幼兒的疫苗接種率已達國際水準;且早已針對六歲以下的兒童,提供白喉、百日咳、破傷風、麻疹、水痘 … 等十一項免費幼兒接種疫苗。但近年來受限於財政預算之不足,像肺炎鏈球菌、 B 型嗜血桿菌、輪狀病毒等新型疫苗都未能納入接種名單;連減少發燒副作用頗具成效的「多合一」疫苗,亦無法列入。

為了增進兒童健康,兒科醫師會建議為幼兒施打新型六合一疫苗 ( 白喉、百日咳、破傷風、小兒麻痺、 B 型嗜血桿菌及 B 型肝炎疫苗 ) 。但嬰兒從出生一個半月開始至一歲半為止,必須陸續施打四劑,一劑兩千多元,施打完成需近萬元的費用,著實讓一些家長卻步。另外,每年造成全球百萬兒童死亡的頭號殺手 ─ 「肺炎鏈球菌」,在五、六年前已經研發出疫苗,成效非常好,但一劑自費就要三千多元 ( 須打二至三劑 ) ,有些家庭也負擔不起。不過一旦感染了這些疾病,不僅孩子受苦、生命遭到威脅,國家也要付出龐大的醫療費用;加上父母為了照顧孩子必須請假、社會的損失更是難以計算。

正因了解疫苗的重要性,世界衛生組織 (WHO) 與世界兒童基金會共同於 2005 年,擬定了「全球疫苗接種願景與策略 (GIVS) 」計畫,大力向會員國推廣新型疫苗的使用,我國雖然不是世衛組織會員國,但我們的兒童絕不是次等兒童,當然有必要積極跟進。許多歐美先進國家都已將疫苗接種列為重要的幼兒保健措施,不計花費地投入新型疫苗接種;因為他們知道無論怎麼算,「疫苗都很划算」。例如幼兒肺炎鏈球菌疫苗自 2000 年上市以來,已經有 74 個國家採用, 17 個國家列為常規疫苗,且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局的研究,肺炎鏈球菌的成效不僅能直接保護被施打的兒童,甚至在年長的家人身上,也產生了「群聚效益 (herd effect) 」,間接防止老年人感染肺炎,減少老人家住院及死亡率。

目前,我國每年中央政府疾病管制局與縣市政府總計僅有 5.7 億元的疫苗預算,約佔全民健保 4000 億元醫療費用的萬分之二點五,實在微乎其微。然而,就兒科醫師的認知與經驗,為疫苗接種所花費的金錢卻是最有效的醫療投資!在此誠懇建議疾管局,速速向行政院爭取多些預算,將目前自費的疫苗納入常規預防接種項目內,以真正嘉惠我們的下一代。

深深期盼每個孩子都能享受優質新型疫苗的福利,俾使國人更健康,國力更強盛!

 

兒童疫苗成效佳 孩子的健康不能等 作者:林奏延 醫師

過去台灣疫苗推廣得非常成功,幾項兒童基本的疫苗接種率皆為全球前幾名,甚至有一些疫苗是世界楷模,例如:台灣是全世界第一個全面接種 B 型肝炎疫苗的國家,並將 B 型肝炎帶原率由百分之十降到百分之一以下,許多國家要施打 B 型肝炎疫苗都會到台灣考察、學習;而十年前開始施打的水痘疫苗,是全球第二個列入國家疫苗接種計畫的。

但是台灣近年來在兒童疫苗的推展上受限於政府財政,而有停滯不前的狀況,例如嗜血桿菌疫苗、非活化性的小兒麻痺疫苗、較少副作用的新型百日咳疫苗、肺炎鏈球菌疫苗、輪狀病毒疫苗等比較先進、對兒童較好的疫苗雖有引進,但政府並沒有將這些新型疫苗納入幼兒常規疫苗,我國的疫苗政策逐漸有落後的趨勢。

兒童的健康攸關國家未來的發展,接種疫苗是投資最少、收益最大的兒童健康保護策略,但是政府的常規疫苗接種卻未及時更新。例如肺炎鏈球菌具多重抗藥性,是世界上最毒細菌之一,號稱「兒童殺手」,每年在全球造成百萬名兒童死亡,輕微的引起中耳炎、鼻竇炎等,嚴重則會造成肺炎、敗血症、腦膜炎,甚至造成生命危險,這項疫苗目前已有十七個國家進行全面接種,但台灣迄今未納入常規疫苗,在政府財力尚無法支付這麼貴的疫苗之前,建議先將五歲以下高危險群兒童及低收入戶兒童納入。

目前我國幼兒接種疫苗甚至還有傳統型、副作用高的疫苗,例如有一半的孩子打了目前舊型的百日咳疫苗會發燒,而新一代的百日咳疫苗只有百分之十以下會發燒,而且局部副作用也比較少。此外,新一代的兒童疫苗也朝向「混合型疫苗」發展,將五、六種疾病的疫苗混合在一起接種,除了達到保護效果,也讓小朋友減少挨針機會,這可能是改善台灣疫苗政策的最佳方式。

台灣兒童的人口比例佔了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六,但卻只分配到健保費用的百分之十三。疫苗研發與接種的普及有賴政府政策的支持,但是政府現在每年卻只編列五點七億元用於常規接種,施打的疫苗項目有限,還必須與成人、老人競爭有限的疫苗資源,對兒童健康的照顧明顯不足。台灣面對少子化人口趨勢的挑戰,有健康的兒童才有國家光明的未來,絕不是口號,而疫苗又是保護兒童健康最有效益的工具,政府應為兒童投入更多的資源。

 

預防新型流感,應養成良好衛生習慣 作者:呂俊毅 醫師

H1N1新型流感全球肆虐,死亡數不斷攀升,全球絕大部分國家皆出現感染,甚至重症、死亡個案。台灣衛生當局目前正提早因應秋冬可能有爆發大流行的可能,因此,民眾對新型流感的症狀及預防方法應有充分瞭解,以降低傳染機會,維護身體健康。

H1N1新型流感症狀與季節性流感類似,症狀包括發燒、咳嗽、喉嚨痛、全身酸痛、頭痛、寒顫與疲勞等,有些病例會出現腹瀉、嘔吐,部分病例則會出現流鼻涕等症狀。民眾如出現發燒、咳嗽、流鼻水、打噴嚏、肌肉酸痛、頭痛或極度倦怠感等類流感症狀,應立即配戴口罩就醫,並告知醫師相關病史、工作史、禽畜接觸史及旅遊史;如醫師經臨床診斷認為符合H1N1流感調查病例之條件,將會依病情進行必要的檢驗與治療。

民眾為避免感染H1N1新型流感,首先,應注意個人衛生及保健,勤洗手。其次,應注意呼吸道衛生及咳嗽禮節,如有咳嗽等呼吸道症狀時應戴口罩;打噴嚏時,應用面紙或手帕遮住口鼻。第三,如有呼吸道症狀,與他人交談時,儘可能保持2公尺以上距離。 第四,手部接觸到呼吸道分泌物時,應立即澈底清潔雙手。第五,生病時應在家休息,除就醫外,儘量避免外出。最後,應遠離感染來源,避免前往H1N1新型流感發生地區,以減少感染機會。

對流感疫苗疑慮的誠心回應 作者:李秉穎 醫師

沒有任何報告認為流感疫苗跟噬血症候群有關,尼爾遜氏兒科經典教科書則清楚指出人類微小病毒B19是噬血症候群的病因之一。從噬血症候群病人身上分離出微小病毒,就明示了其因果關係。

 Epstein-Barr病毒是引起噬血症候群最常見的原因,它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個人都是良性的。一旦感染後,它會在體內終生潛伏。雖然沒有抗病毒藥物,但病人都會自行恢復,這些事實無法否定該病毒會引起致命的噬血症候群。同樣地,人類微小病毒B19大多只引起良性的病毒疹,在某些人身上也許會潛伏一段時間,但或許是個人體質作祟,極少數人會被引發出嚴重的細胞激素風暴,經典教科書才認定它是噬血症候群的元凶之一。
 
美國新英格蘭雜誌最近的文章提到,三位嬰兒本身有遺傳性的「嚴重複合式免疫缺乏症候群」,在還沒診斷出來的情形下使用活性減毒輪狀病毒疫苗,結果疫苗的病毒引起了腸胃炎。
 
2006年新英格蘭雜誌刊登兩種輪狀病毒疫苗的試驗報告以後,隨即登出筆者對免疫功能不全者安全性的質疑。後來大家的共識是,無論哪一種輪狀病毒疫苗都對免疫功能不全者有可能的副作用,但其效益遠超過它可能的負面影響。這就好像目前國內常規在新生兒接種活性減毒的卡介苗,它也可能對沒有診斷出來的免疫缺損兒有點危險,但卡介苗畢竟已經保護了無數的嬰兒免於嚴重結核病的威脅。
 
新流感疫苗是一種非活性疫苗,跟活性減毒輪狀病毒疫苗完全不同。所有國家都將免疫功能不全者列為非活性流感疫苗的優先接種對象,因為他們特別容易罹患重症或死亡。
 
所有流感病毒都會不斷突變,度過一波流行之後,一定會出現下一波。我們不知道下一波會出現在幾星期或幾年之後,但可以確定在新流感變身再度來襲的時候,打過疫苗或得過感染的人很少機會出現重症,其他沒有抗體的人仍有相當高的死亡率。希望專業人士都有正確的認識,莫讓無辜的民眾受害。

 

-----------------------------------------------------------------------------------------------------------------------------

2010.2.2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相關文章
B19致死?徵求醫界良心!
◎ 賴秀穗
 
雖然劉小弟的檢驗報告已出爐,宣稱因感染B19病毒導致死亡,結論是劉小弟之死與疫苗無關。這樣的結果當然難以令人接受,難怪劉小弟的爸爸劉錦成先生昨天投書媒體,憤慨的說:「一支未完全公開公正接受檢驗的疫苗、一份黑箱作業的病理解剖報告,甚至是家屬未知情下送去美國CDC的任何正式報告,能挽回多少民眾對疫苗的信心?」
 
B19病毒在二○○五年才有人類感染的報告,主要感染十歲以下的小孩,造成短暫性的臉頰及手背的紅皮疹,一、兩週內恢復不會導致死亡,五十%以上的成年人,也都感染過有抗體,懷孕婦女感染有可能導致早產。在劉小弟身上用聚合酉每鏈反應(PCR)檢測到B19病毒,應該是劉小弟正值感染B19病毒的年齡,打疫苗後起了反應,在免疫力下降時,感染或活化潛伏在體內的B19病毒,這時從劉小弟的遺體檢出B19病毒是必然的,但它不是致死的主因,衛生署有很多醫學專家,這種道理應該知道,為何沒有人挺身出來說明。
 
動物疫苗注射後也常有不 良反應,嚴重者在幾分鐘內就休克死亡,這樣顯然動物的死亡與疫苗有直接關係。有些打了疫苗後,有不良反應但沒立即死亡,在兩、三週後卻死於其他病原的感染,顯然這種情形是看不出與疫苗有直接關係,但不能排除間接的關係。因此政府對疫苗致死的案例,應從寬認定,給予適當的賠償及關懷。
 
目前較積極在推動施打新流感疫苗的國家只有十六個,世界各國疫苗的施打率,以台灣最高約二十五%,其次是南韓約二十%,美國約十六%,日本約十三%,法國約八%,德國約六%,中國約四%。至於泰國、菲律賓及印尼等國,根本就沒有施打疫苗的計畫。且寒冬將盡,後天(四日)就是立春,鑒於第二波的大流行並未出現,疫情已見緩和,各國也不再積極要求民眾施打疫苗,在國光疫苗有安全的爭議下,衛生單位有必要花費大錢宣導施打疫苗嗎?更希望有良知的醫療專業人員挺身而出,檢討B19病毒致死的疑點,不要讓劉小弟含怨而眠。(作者為台灣大學獸醫學系名譽教授)
 
2010.2.3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相關文章
疫苗安全性的研究模式
    劉競明
 
自由廣場昨日刊載賴秀穗教授「B19致死?徵求醫界良心!」一文,筆者在此拋磚引玉,盼形成專家學者之公共論壇。
 
美國新英格蘭雜誌上週(一月二十八日)的報導談到嬰兒使用的輪狀病毒疫苗(rotavirus vaccine),至少有兩名嬰兒在接受兩劑輪狀病毒五價疫苗注射後的一個月裡,發生所謂「嚴重複合式免疫缺乏症候群(Severe Combined Immunodeficiency)(SCID)。最重要的發現是:在三位罹患SCID案例的糞便檢體中,用反轉錄式多聚合?的連鎖反應(RT-PCR)以及基因定序研究(gene-sequence analysis)中,診斷出其糞便有存活的疫苗輪狀病毒( vaccine-acquired rotavirus),顯示疫苗的安全性發生了問題。
 
所謂SCID症候群,是體內缺乏B細胞與T細胞免疫的遺傳疾病,當小兒有上述疾病,並受到活性之疫苗病毒之感染就會發生。對於上述免疫缺乏症候群的嬰兒,活體疫苗為施打之禁忌(contraindication)。
 
這些施打過輪狀病毒疫苗的嬰兒,竟然在數月內就發生劇烈腹瀉、脫水、肺炎、休克、呼吸衰竭等現象。這些症狀描述與診斷結果,讓筆者不禁想到數月來台灣所發生的「疑似新型流感疫苗併發症」的風波及醫療爭議事件;加上台中「劉小弟事件」之後,引發一波疫苗「緩打潮」至今,民眾也開始對小兒新型流感疫苗該不該打第二劑產生疑慮。
 
在無家族史情況之下,會罹患SCID,究竟是否因其注射前就已經有蛛絲馬跡,譬如血液淋巴球太低等先期免疫缺陷症候(sign)?或者是否因疫苗注射後,免疫機制受到抑制,讓病毒活化而致病?似乎是國內這些疑似新型流感疫苗合併症問題的最佳研究模式(research model)。
 
或許小兒免疫、病毒、遺傳學、生化及疫苗產製等各領域專家學者,可進一步研究找出致病原因的方向;對於小兒疫苗注射前是否應增加血液篩檢項目評估,也是應該思索的議題。(作者為長庚醫院助理教授級主治醫師)
 
2010.2.3 衛生署相關聲明
 
新型流感疫苗為不活化疫苗,不會如同輪狀活病毒疫苗讓免疫缺陷者產生病毒感染症狀
 
國人所接種之國光與諾華新型流感疫苗是屬於不活化疫苗,依據世界衛生組織與國際PIC/S GMP標準之規定,於疫苗製造時須使用經「確效」之病毒去活化方法,製程中亦須執行適當管制試驗,最後對於疫苗成品進行各項品質與安全性試驗,包含檢測殘留病毒活性之「病毒不活化試驗」,當疫苗通過檢驗無殘留病毒活性時才能放行,因此新型流感疫苗不會如同輪狀活病毒疫苗讓免疫缺陷者產生病毒感染症狀。
 
依據WHO與PIC/S GMP的規定,在製造流感疫苗過程中,於收集單價病毒液後所進行之病毒去活化,必須執行「確效」試驗來證明該去活化方法之有效性及穩定性。執行確效試驗時,須取樣檢體以雞胚胎蛋測定殘餘病毒,直到檢測不到病毒為止。此外,於流感疫苗生產過程各階段,包括種病毒株、單價病毒液、經不活化之病毒原液及最終分裝之疫苗,均須訂有具代表性之檢驗項目與合格標準,以管制疫苗之品質。其中項目之一,即包含檢測殘留病毒活性之「病毒不活化試驗」。該試驗乃是將疫苗檢體接種至雞胚胎蛋的尿囊腔中,於35℃培養3天後,採集尿囊液,再接種至雞胚胎蛋的尿囊腔中,同樣再於35℃培養3天,假如檢體含有殘留之流感病毒,便會經由這兩次的雞胚胎蛋培養而大量複製,並以血球凝集試驗即可偵測該病毒活性。因此使用經確效製程進行製造且經檢驗合格之新型流感疫苗,已無殘留病毒安全性之疑慮。